Fiona-H

死在贾尼圈里的咸鱼。
贾尼/scp相关

半小时指绘,有空放Wanda的一半

一个甜甜圈。
加的是[据说看起来超好吃的]食物滤镜

暑假要写的幻红。
对我终于认识到自己文笔多差了。

只要乐声永不停止。
我就可以继续寄居下去,在每一个音符之上,在每一次振动的缝隙之间。
我就可以仰望,我就可以看见天父慈悲的脸庞。我就可以张开双臂迎接岩浆落在我的脸上。
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成为盲人。我就可以被自己所埋葬,坠入太阳。
只要乐声永不停止。

表情包!

给你我的小心芯呀!

草稿[别看]

是草稿。



码给群里的催更小王子们看的。





















[贾尼]

黑暗。

比此时窗外失去光明被浓雾笼罩的海洋要深重一百倍,也广阔一百倍的黑暗。无边无际。

燃烧的碎片划过他的耳畔,他看见巨大如恒星的光芒崩碎在无边际的宇宙,一种如潮水一样的不知何处传来的波一圈圈的席卷而来。他看见破碎的光映在同样破碎的装甲边缘的金属上。他知道自己的身后有光,明亮的,坚定的,而将要被浓重的黑暗所吞噬。燃烧着的巨大飞行物在宇宙中漂浮着,像是残缺不全的巨大尸体。

他开始下坠。下坠。身后的光在熄灭。

下坠。

下坠。

恐惧和无助在心底蔓延融化,在这深邃而悠远的深沉的宇宙大背景里。而光将要被吞噬。

下坠。

下坠。

谁来接住他?心脏在剧烈而短暂的搏动后紧紧压抑住自己的运动。

他几乎窒息。

他拼命想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又像似在这无光无氧的太空中吸入最后一口空气。

那个名字的最后一个音节被发出,在混沌中扭曲得不像自己的声音。

在眼前的光线熄灭前的最后一秒,他似乎听到那个无比熟悉,又无比温柔的声音,轻轻的回荡在时间和声音都已经消失的太空里。回荡在他空旷无一人的梦境里。

他一任自己闭上眼沉入黑暗,仿佛落入一个久违的温暖环抱。
————————————————

基金会三级职工,p■■■ ■■■■■按下了墙上的开门键,走进了scp-1550-J的收容措施。

他真是不知道该赞美还是该咒骂这该死的一天。作为一起b级收容突破的幸存者,他被分派到的这个该死的,没有任何威胁的项目。事实上,这和停职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还好,他没有被基金会繁重的任务压到忘记来这里的目的,左臂的肌肉包裹着的金属骨骼也提醒着这一点。

“神啊,原谅我的失职…”他的低声絮语被被一道突如其来的身影打断了。那是一个突然出现在收容隔间内的男人,穿着可以被视为异常——如果审美异常也算作异常的话——的紫红色盔甲,正用锐利的眼神紧盯着他。

“这里是哪?”

他以一名受训特工的反应速度迅速反应过来,正要按下呼叫机动特遣队的按钮,手腕上的表带突然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将他的右手固定在半空。

“我再问一遍,这里是哪?”

收容措施内的金属开始扭曲变形,除了那把轮椅。

他感受到左臂的金属骨骼开始活动,撕裂了肌肉。他却无比的惊异而激动。

“神…?…是您吗?”

尖锐的警报声响起,在他身后,巨大的钢丝刷锅球翻滚而来。


——————————
自我娱乐的crossover…

[贾尼]《路人与勇者》(1)

  游戏AU
脑洞不负责产物
——勇者托尼斯塔克发现街边那家药水店的的金发老板长的十分像自己在新手村丢掉的骑士队友。
他开始只是吐槽了一下游戏公司对于建模的吝啬。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
这个叫贾维斯的人几乎无处不在。
斯塔克有些狼狈地在“贾维斯们”一路的陪伴下脱身,来到了魔王城堡的大门前。
他推开门,看着那个笑得一脸灿烂的金发魔王,心情复杂。
———————————————

海洋,在缓慢移动的画面中凝固成近乎透明却又深邃无比的深蓝色晶体。从平静无波,到掀起狂澜,在视野的推进下最终撞击在大陆东岸铁灰色的石灰岩峭壁上,然后破碎。永不停息,固执,而一如既往。

  画面毫不停留地掠过峭壁,绵延不绝的森林在云翳下飞速地向后掠去。然后阳光翻滚着撕裂了厚重的云层,刹那间林梢和云翳都跳跃着金光。

直到视野被这些温和而不可阻挡的颜色模糊,画面上出现了游戏的登陆界面。

  这个游戏真是麻烦。托尼斯塔克嘟囔着,但还是输入了自己的序列号。

  自从他被哈皮安利来玩这个垃圾游戏已经三个星期了——他盯着自己的角色表单上低得可怜的等级,第一次产生了黑进游戏后台的想法。

  《[不知道起啥名先空着吧]》是一个 [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就是那样等我考完再来改]类游戏,剧情基本上是老套的勇者斗魔王,只是世界观非常庞大,制作也极其精美,据说可以到连花朵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不过托尼斯塔克并不在意这个,在新手村的时间长一点,升级速度比其他人慢一点也就算了,但最让某人有(qi)点(ji)不(bai)满(huai)的是——这个游戏居然不能设定身高!

  他只是对这种不公正公平的现象感到不满。

  真的。

  为此他还向游戏公司写了封邮件,极力要求他们的改正这种不公平不公正的BUG。

但很快他就收到了回复。

“很抱歉先生,您的身高与V装具的尺寸相契合,修改会导致角色控制的不协调,如果您需要,我们可以为您的角色道具里添加增…”

  斯塔克黑着脸删除了那封邮件并把它放进了粉碎箱。

  然后他敲开了人物面板偷偷地将靴子增高了五厘米。

  迟早有一天我要买下这家公司。他想。

—————我是托尼的增高线—————

  二十九级的勇者悄悄地匍匐在沼泽地阴暗诡异的的灌木丛中,等待一只史莱姆。

  是的,史莱姆。你没看错。

  托尼斯塔克发誓,如果不是为了升级,他宁愿放弃一星期的甜甜圈,也不愿再次跟这种粘糊糊的魔物打交道。

  至于为什么是史莱姆?天知道。

  托尼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自从他从新手村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一只比史莱姆高级的魔物出现在他的地图里了。
  果然连系统都眷顾斯塔克。

  眷顾个鬼!我真是疯了才会愿意在这个泥泞的沼泽里趴一整天!

  好吧,也许他真的是疯了。托尼瞟了一眼角色的表单,又翻了个白眼。

“拜托了,来个史莱姆之外的东西吧,就算是个萝卜精也好。”

  事实证明,斯塔克的运气总是会在某种出奇意料的地方出奇意料的好。祈祷的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落下。,他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的脚,一把将他向沼泽底下拖。

“F**K!!!”话还没说出口,就差点被灌了一口泥。托尼掏出匕首用力扎在岸边的石块上从保持平衡,左手在泥浆里摸索着缠住他腿的东西。

  幸好,在他的脚快要被拉断之前,他总算弄断了那该死的东西。

tbc

——————————————————
和群里的小伙伴说了今天发但因为太懒没写完就毫不要脸地发上来了[要点脸]

#今日份乱七八糟脑洞#

他们说,星星住在云端之上的黑暗中,但却美得让人无法触及。
  那该有多冷啊。
  萤火虫听到了小男孩的话。
  我不是星星,也不遥远,
  但是我可以给你温暖。
  你看,我在为你发光。
 
“你就是我的星星啊。”

  暖黄色的温暖光芒照亮了小男孩宛若琥珀的焦糖色眼睛,细碎的光点在更深处跳跃,像映在他眼中的星辰。

#乱七八糟的脑洞#
关于称呼
贾维斯的昵称是Jar.
幻视的昵称是Vis.
想象一下。
托尼:Jar——
旺达:Vis——
Jarvis:……???
奇妙。
不过这大概不太可能出现了[你]